临也

“承蒙不弃.☆”

「双龙组」「荒×一目连」是你?是我。(大概是童话风?)

芝士蛋卷儿_甜份为负:

从前有一座山,山脚被苍翠的草木笼罩着,半山腰浮着一层厚厚的云雾,阻断了外人向上窥探的目光。

传说山顶有一座神社,风神就住在那里。

但传说之所以是传说,就是因为没有人亲眼见过。妄图上山一探究竟的人们都无法迈过被云雾拦截的半山腰,转悠一圈又会绕回原地,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去了。

风神长什么样子呢?各种各样的传闻传遍了大陆,有说他是个凶神恶煞的老头的,有说他长了满嘴獠牙的,有说他长得俊美不凡的,甚至有人说他其实是个身材妖娆的山中艳鬼。

这些猜测顺着风飘啊飘,飘到了生长在海里的大妖怪荒的耳中,他是统统不信的,但是却对风神越发好奇起来。

荒虽自出生就有着强大的妖力,但一个刚出世的小妖怪独自在深海中生存总是有许多危险,当他再一次和深海鱼精搏斗的时候,海面上飘过了一缕风,一缕格外温柔的风。

那缕风仿佛有意识一般拂过他身上不断渗出血迹的伤口,像一双温柔的手划过,带着神奇的治愈力量,让荒一下子战意倍涨,解决了一直以来骚扰他的妖怪。

那缕风并没有离开,明明是没有形状没有实体的透明的一缕风,荒却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

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血迹在水中渐渐淡了,荒向着空无一物的空气开口:“你是谁?”

小孩子的嗓音又软又糯,语气却有些冷硬,带着些防备。

没有人回答,风还在原地温柔的盘旋。

那天之后那缕风就一直跟在荒身边,陪伴荒从拥有强大妖力的弱小妖怪长成称霸海域的真正强大的妖怪。

荒渐渐地猜到它可能和海对面那座山上的风神有关系,他就是有这样一种直觉。

荒已经足够强大,他决定上山去看一看。

山脚处生机旺盛,小草都比别处长得鲜嫩,这处的主人是真的非常温柔啊。

横亘在半山腰的云雾仿佛有生命一样,在荒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散了开去,露出一条供一人通过的小路。

这一瞬间荒就可以确定,一直以来陪伴在身边的那缕风一定和风神有关系。

云雾之后浓郁的灵气铺面而来,遍地都是奇花异草、仙禽野珍,远处有一座木头房子,紧邻着一片倾泻而下的瀑布,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映射出七彩的光芒,为立在水边的那个身影笼上一层微光。

荒觉得自己看到了神。

那真的是神,是住在山上的风神。

风神披着宽大的蓝色外衣,一头粉色的头发沾了水汽,露在外面的眼睛闪烁着愉悦的光泽,有些俏皮的冲荒眨了眨眼睛,语调温柔:“你来啦。”

一时间有些无措,荒站在原地不知该做些什么,跟在他身后的龙倒是很欢快的去找正在瀑布里戏水的另一条龙去玩了。

风神带着一身朦胧的水汽走了过来,微凉的手牵起他的,“你是叫荒?我叫一目连,是住在这里的风神。”

荒强做镇定的点了点头,全身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相握的手上,心跳突然有点快。

直到被拉进屋子里坐下,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第一次开口:“是你?”

一目连坐到荒的对面,一手撑着下巴,笑眯眯道:“严格的说,那是我的一缕元神哦。”

“为什么?”荒的声音听起来淡漠,其下却隐藏着连自己都未发觉的紧张和期待。

“因为你可爱啊~”

猝不及防的被捏了下脸,荒看向对面温柔的风神,觉得自己作为大妖怪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于是不甘示弱的摸了一把觊觎了半天的那对角。

本来安稳坐着的一目连猛得跳了起来,绊到身后的椅子摔在了地上,眼眶都红了。

强大温柔的神设碎了一地。

之后,名为荒的妖怪找了各种蹩脚的借口赖在风神的居所,而风神看起来很开心的默许了他所有占地盘的行为。

有一天小木屋里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你的元神当初是不是老偷亲我?”

“……什么给你的错觉?”

“不是错觉,我感觉的到,尤其是我受伤的时候。”

“你感觉错了。”

“肯定没错,你还亲了我的腹肌。”

“……没有!”

“还有手心。”

“说了没有!”

“还有耳朵。”

“你快住嘴!”

“还有……”

木屋外伸长了耳朵偷听的两条龙掩住耳朵飞快远离了此地。

嘘,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屋里干些什么。

————TBC————

大概只有开头的“从前”两个字沾了童话的边吧|ૂ•ᴗ•⸝⸝)” ​​​


哦对了,住嘴是双关:)

评论

热度(87)

  1. 临也芝士蛋卷儿_甜份为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