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也

“承蒙不弃.☆”

【all黄/abo】杂花生树

天天上天天:

- 原作向


- 世邀赛,国家队前5带孙翔乐乐


-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次


- 热闹欢快,没心没肺


===========


叶修是领队。


事务性的问题多一些。


开起会来,总比别人都要晚走一步。


回到集训中心时,喻文州已经把宿舍都分好。


叶修随手要了张分配表。


排得非常合理。


不过国家队这配置也很难不合理。


毕竟大家都是老熟人。


飞来飞去打惯了比赛也都不讲究。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alpha和beta,几个omega也基本都有标记,要注意的只有他们蓝雨的那个标记不上去的麻烦。


说曹操曹操到。


叶修抽了抽鼻子——没错,是剑圣大大的味道。


他的眉头就皱起来:


不应该啊?


按说剑圣大大应该没到发情期啊?


别是又乱用抑制剂激素紊乱了吧?


叶修生怕还没开始训练就出现非战斗减员。心里直犯嘀咕。顺着味道找去,气味越来越乱。闻得出最少三四个没有伴侣的alpha。叶修脖子后面的腺体热热的直跳。


好么,刚集合就闹妖。


这领队当的头疼。


他停在那间理论上单独分配给剑圣同志,现在从气味判断最少有四五个人的房间门口,听到隔着门板嘈杂的声音,“啧”地一声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是喻文州:“叶神回来了。”看到叶修手里攥着的安排文件,眯起眼笑,“刚回来就来找少天?”


“这不你们都在这儿么。”


叶修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一个庞贝啊索多玛那种末日狂欢的淫靡场景。


屋子里的场面倒让他吓一跳:


王杰希和黄少天一人一台电脑,一对一PK得热火朝天。正打到最激烈的地方,两个人的血线都被压得很低,一个大招、甚至一个走位不甚就能分出胜负。


轮回的双一组合围在他们身后观战。


“这就练起来了?这么勤奋?”叶修挑眉——刚刚还觉得领队不好当,看这情况,队员们突出一个主动自觉,带队不要太容易?


黄少天听到他的声音,头都不回地丢过来一句:“老叶别跑!等等PKPKPK!”


“你能赢得过大眼儿再说。”叶修凑过去一看,“哟呵,大眼儿,魔术师都出来了啊?”——王不留行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和夜雨声烦接触了一下两边又立刻退开,两个人都剩一点血皮,竟又僵持了半分钟。


这么激烈的对决。


难怪所有人的信息素都往外飘。


叶修也看得有些兴奋:“我还以为你这手早忘了?”


“平时用不上,”王杰希飞快地回答,“今天赌注好。”


赌注?


叶修回头问喻文州:“还有赌注的?下的什么大眼儿这么兴奋?”


喻文州笑了一下冲黄少天努努嘴。


叶修这才发现,黄少天就单披着一件外套,底下什么都没有,大大咧咧地盘着腿,大腿边上还有被掐红的指痕和咬痕。


难怪这一屋子各种各样信息素味儿。


既没有暴走也没有打起来。


还真特么都是受过特殊训练优秀的专业运动员。叶修又觉得自己这领队当得很为难了:“剑圣大大这么豁得出去啊?”


——他到底是黄少天的第一个alpha,比起其他人,占有欲要更重一点。


“俗话说得好,”黄少天鼻尖带着一点汗,浅色的眼睛因为兴奋闪闪发亮,手上噼里啪啦操作飞快,嘴皮子也不甘落后,“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今天才集训第一天。那边还有几个早上才下飞机的,条件不开得大一点,谁熬着不休息陪我车轮战。”


“这么拼?怎么找我PK的时候就没这福利?”


“此一时彼一时那能一样吗?现在什么时候!世邀赛啊!本剑圣第一场首发准备擂台一挑三的!”


中国队的签不太好。


小组第一场打同样是最强战力的韩国。


排了黄少天上擂台。


任务算重。


难怪亢奋成这个样子。


叶修有点后悔第一次开会先说这个,绕过周泽楷,凑到他旁边问:“那你今天是打算一挑几?”


“抓得到的都打,”黄少天秒答,又放了两个招式才反应过来,“靠靠靠老叶你耍流氓!——本剑圣哪儿有那么容易输!”


“那刚刚这是输给谁了?”叶修这会儿发现黄少天脖子后面腺体上也有个牙印。不过身上倒没有别alpha的味道。


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都剩最后一点肉眼不可见的血皮。


黄少天分不出神来回答他。


其他人也都全神贯注在两人的屏幕上。


一时鸦雀无声。


等王不留行再一次起飞,旁边的周泽楷才说:“张佳乐前辈。”


“那他人呢?”


“去睡了。”


叶修失笑:“他一omega参合什么?”


“omega怎么了?”黄少天立刻不乐意,“omega……卧槽!大眼儿!还有这种骚操作?”话没说完,被王杰希一扫把拍在地上。


荣耀。


黄少天跳起来:“不算不算不算,都是老叶的垃圾话,刚刚走位漏了一步,再打过!”


王杰希不动声色,活动一下手腕:“专注是选手的基本素质。到苏黎世去可是真正的客场——你指望就凭隔音棚给你抗干扰?”话是说得道貌岸然,表情纹风不动——然后就拍了拍自己的腿。


黄少天鼓了鼓嘴,不情不愿地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


叶修极少见他不在发情期的办这事儿。


看着稀罕。


正打算顺势开两句黄腔,听旁边周泽楷问:“前辈,要先吗?”——转头发现周泽楷已经在活动手指了。


叶修还没回答,黄少天先开口:“哎哎哎别别别——大眼儿不是说你,你继续动——孙翔先来。”他撩叶修一眼,“我好久没和‘一叶知秋’好好来一场了。”


叶修的下腹果然热起来。


垃圾话已经滚到唇边,却被孙翔一句话堵在嘴里:“我只来PK,不……那个什么的!”——非常坚定,十分果决。


叶修回头看:孙翔的脸已经红得像要烧起来一样了。


黄少天“噗嗤”一声,伏在王杰希怀里笑得直抖,看周泽楷:“喂枪王,你们轮回的人什么作风?”


周泽楷也红了脸,却还嘴硬:“正派作风。”


黄少天还要说什么……


轮回的两个当场就坐不住了。


叶修是知道他的。


这哪里是不要。分明就是还要。


听不下去,转头问喻文州:“这你不管管——哟呵,文州可以啊,这种时候你先记王不留行的数据?收着等着下赛季对微草?”


喻文州淡淡一笑,凑上前去按了两下键,看战绩分析,顾左右而言他:“叶神,我现在是国家队的队长。”


叶修看他凑在电脑前面,笔动得飞快,下面却支着帐篷,觉得这场面十分后现代:“真不打算管?”


喻文州扭头在黄少天后颈毫无防备的腺体上就是一口,起身舔了舔嘴唇,笑眯眯地回答:“我手残呀,这事儿哪里还管得了呀。”


“哦豁?”叶修也笑起来——黄少天现在的监护alpha就是喻文州。黄少天在所有人里最听他的,说管不了什么的……


喻文州被看穿,笑得更深,揉了揉眉心说:“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就好一口新鲜的。这会儿小别胜新婚,哪儿拘得住。何况又不是什么大事。横竖我近水楼台,来日方长。”


叶修额角跳了一下,心想:这领队啊,还真不容易当。

评论

热度(337)

  1. 临也allshaoti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