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也

“承蒙不弃.☆”

【周黄】黄少天不能说话的时候

温临。:

二十分钟短打。


当做五月二十的贺好了。


至于为什么拉灯。


科科,因为单身狗要保护视力:)


*










黄少天不能说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被这样询问的周泽楷怔了约莫三秒,随即好笑的摇了摇头。他还是很不解旁人对他的恋人到底是有着怎样的误解。在他看来,会滔滔不绝的黄少天有种不符合年龄的可爱感,像是个会认真的告诉你我不喜欢蔬菜我喜欢零食的小孩子一样,可同时又谨慎的很,不想告诉别人的,多一个字都不说。




但是有一点不可避免。




周泽楷抿抿唇,两片薄唇勾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弧度。




他有的时候,也确实喜欢黄少天“不能说话”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黄少天,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方明华过生日,四期生一起来了S市给他庆生,一群半大不小的少年在KTV包间可劲儿的浪,就连喻文州都不可避免有些醉意,黄少天跟他们几个抢麦唱歌,嚎的嗓子都快哑了。


周泽楷奉命找去了包间要带方明华回来,刚推开包间门就看到正在猛灌水的黄少天。


19岁的少年身姿笔挺,他那时还要矮一点,柔软的黑发有些乱,发尾微微的翘起,随着他仰头喝水的动作一翘一翘的。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黄少天含着水还没咽下去回头看向门口,恰好对向看着一屋子狼藉正手足无措的周泽楷。大概是周泽楷那时的表情太过好玩,黄少天鼓着脸颊弯起眉眼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才把水咽下去,下意识张嘴想要招呼,结果只压着嗓子发出了几个音节,不由得气闷的撇撇嘴,直接走到门口拽住了周泽楷的袖子把人拽到醉了的方明华身边,示意他带人走。


周泽楷愣愣从他手里接过方明华,黄少天咳了几声,又灌了几口水。他动作潇洒惯了,难免遗漏些水珠顺着唇角一路亲吻过下颌与颈子,最后撩人般钻进了黄少天未扣全扣子的衬衫里消失不见,留下一道暧昧的水痕在包间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异常显眼。


黄少天见他没走,以为还有事,便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忍着喉间不适哑着嗓子问了句还有事吗。


嘶哑,低沉。微微挑起的眉。简短的语句。昏暗灯光下少年白色衬衫下修长的手。


周泽楷几乎是逃一般迅速摇摇头然后扶起方明华一路逃回轮回寝室。


这实在不像他在荣耀里见过的黄少天的样子。


猝不及防在他心口处开了一枪,大概是装了消音器,所以他只能听到自己心脏被击中后剧烈的停不下来的跳动声,听不到那人指尖抵住唇边流出的笑。




第二次见到不会说话的黄少天,他们已经算是很熟了。


趁着夏休期周泽楷来G市找黄少天,成功捕获不幸感冒整个人都蔫了的黄少天一只。


黄少天一见是他,什么待客之道地主之谊通通都扔到了地球另一边,他跟周泽楷之间不用顾忌这些。于是心安理得蜷在沙发里一边不断抽着纸巾一边跟周泽楷抱怨夏天的感冒太难受了。


黄少天的声音是清亮的,略微带了点尖细,语速很快,属于听到就不会忘记的那种。然而现在因为感冒的问题,他的每个字都不可避免带上了鼻音。于是所有本该清脆如同玉珠落盘的音节都生生被朦胧软化成了糯米甜糕,咬一口唇齿间芳香四溢的那种,就连普通的嗯一声,都有种诡异的像是撒娇一样的模糊劲儿。


周泽楷趁黄少天看不见的时候偷偷捂住了心脏。他想,可能是第五赛季沙哑着嗓子的黄少天对着他开的那枪留下的伤口至今未愈,不然怎么解释,他的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的停不下来的跳动了。


周泽楷那时只好安慰自己,可能是这样的黄少天太容易勾起他可能并不存在的少女心,所以那伤口迟迟不肯愈合,甚至有扩大的危险。


正常的,这都是正常的。




第三次见到不会说话的黄少天,周泽楷在之前那句正常的后面气沉丹田用毛笔写了个大大的叉。


第八赛季真是个要命的赛季。


周泽楷苦恼的看着聚餐那边歪过头看窗外看天空看地面看手机就是不看他的黄少天。


我觉得我比那些都好看啊?


你昨天还说我好看啊?


那你倒是看看我啊?


安静下来的黄少天有种莫名的致命的吸引力。


莫名是对他的朋友们,致命是周泽楷。


他的黑发依旧柔软,微长的发尾柔顺贴在颈边,墨黑的发与白玉般的颈子交织出对比强烈的画。他半撑着下颚,只露出一个侧脸,他不说话又没什么表情时像是另外一个人,原本柔和的眉目冷厉起来,每一笔线条都是天生的刺客长剑出鞘后划破天地留下的光。


伤口越来越大了。


周泽楷想。


除非换个心脏,不然大概用不了了。


都不是他的了,还怎么用。




第四次见到不能说话的黄少天,是周泽楷成功完成了攻略任务之后。


你懂得。


周泽楷笑而不语。



评论

热度(248)

  1. 临也温临。 转载了此文字
  2. 妖姬黄少天温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