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也

“承蒙不弃.☆”

【喻黄】世界中心 (END)

一盆喧嚣的茉莉:

一发小甜饼~


标题照例和正文没什么太大关系……


关于什么是公主椅_(:зゝ∠)_大概就是图片这样的







喻文州的新房里有放着一张公主椅。


具体来说,应该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同一小区同一层比邻而买的新房书房里放着一张和整个书房画风截然不同的公主椅”。


虽然在黄少天看来,整个书房的画风都十分……清奇。


 


房子是二人退役前一同物色买下的,新开发的楼盘,虽然不在天河区最热闹的中心地段,却胜在离蓝雨大本营相距不远。周边配套设施齐全,交通便利,重要的是小区环境也很雅致。


退役后,俩人不出众人意料地做了邻居,独占了这1梯2户高级住宅楼的单独一层。


黄少天第一次踏进喻文州布置好的新房时就忍不住啧啧称赞,虽然俩人连装修公司都用的同一家,但用黄少天的话来说,这房子还是充满了“队长的风格”。


结果调侃还没说两句,踏进书房他就噤声了,喻文州笑眯眯地跟进来,仿佛很满意这个效果。


 


“队长你,看不出哈,这是为了打我刚才的脸吗?”黄少天讪笑着凑近了书柜,虽然“泡脚养花逗小鸟”的流言一直伴随喻文州左右,但蓝雨内部其实都知道,喻文州还不至于真的这么老干部,好歹还是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


可哪怕清楚喻文州也不会在书房里摆满世界名著,满满一书柜的蓝雨相关周边还是让黄少天颇为意外,不禁发出了啧啧赞叹。


“这也太全了……”他上摸摸下看看,瞬间对这间书房产生了巨大的亲切感。尤其在看到书桌上并排的两台顶级配置电脑时,心情不由得愉悦了起来。黄少天笑着回头问喻文州:“以后咱们就在这房里打游戏?队长真好,还给我准备了呀~”


“只是电脑游戏,”喻文州补充道,顺手递给他一听可乐,“按照剑圣大人的指示,客厅的投影已经做好,地毯过两天到,以后通宵玩完主机游戏可以就地一滚,直接睡了。”


黄少天满意地点头:“不错不错,虽然吧,听起来是感觉有那么一点点堕落哈……等等,这是什么?!”


 


他发现了,书房的角落里摆着一张巨大的公主椅。


 


那是一张宝蓝色的天鹅绒公主椅,暗金的纹路勾勒出华丽的外形,在窗帘的阴影里显得格外奢华而神秘。虽然椅子本身的配色让黄少天莫名地想到夜雨声烦,但重点显然不是配色吧!


“队长……队长!这是什么!这是公主椅吧!看不出啊队长!”黄少天夸张地说着,忍不住靠了过去,“原来队长你喜欢这种风格的家具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黄少天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吃吃地笑了起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没想到喻文州不但不怕他的嘲笑,还点了点头:“就是,之前少天不也说过,‘谁还不是小公主了’来着。”


“喂喂喂!”这下黄少天不服了,“黑历史能不能不要提呀!”


 


===


“小公主”这个梗,也算得上蓝雨十分具有历史的爆笑回忆之一了。事情要追溯到蓝雨俱乐部某年年会的准备中,几个正式选手为了感谢staff们一年的辛苦付出,特意排练了恶搞版的爱丽丝梦游仙境,要来一出大型的cosplay舞台剧。


彩排的时候倒是说得好好的,就是玩玩段子演一下,服装道具也是用硬纸壳随便糊出来了事,主要给大家图个开心。然而临上台黄少天就不干了——他感觉自己完全被坑了!其他队员倒真是披个毛毯顶个草帽糊弄过去,他和喻文州的服装却十分像模像样。


更气人的是,饰演兔子先生的喻文州穿着一身正规的燕尾服,反而使他在一群搞笑的人设中显得分外风度翩翩,而黄少天……


 


他愤怒地拎起一套带着围裙的浅蓝色洋装,怒气冲冲地问:“这是什么!”


“爱丽丝的裙子,”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快换上,马上就要上台了。”


“我不要!为什么就我的衣服是这样的!还是裙子!”黄少天怒。


“因为只有你演女孩子呀。”喻文州温和地解释着。


“谁说的谁说的谁说的!”黄少天就要蹦起来了,“明明还有红心皇后!红心皇后不是女人吗!不是吗不是吗!郑轩!郑轩呐?!”


念着“压力山大”就要遁走的郑轩被黄少天逮了个正着,正想大呼他是冤枉的不要拖他下水……喻文州就替他解了围。


“服装是我向表妹借来的,郑轩也不知情的,少天不要怪他。”


黄少天抓狂:“那你为什么不连郑轩的一起借来呀!”


“因为……表妹那儿没有红心皇后合适的服装呀。”喻文州十分有耐心,笑得分外纯良。


 


当然,最后黄少天也没有穿上那条层层叠叠的洋裙——女孩子尺寸的衣服,哪儿那么容易让他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男生套进去。可为了效果,他还是被迫系上那条白色的围裙,来显示自己“爱丽丝”的身份。


然而,这到底不是普通的围裙,缀满蕾丝和蝴蝶结的lo式围裙果然还是与众不同的。尤其在不知道谁将节目的偷拍照片发上微博之后,疯狂的转发和艾特更让黄少天加深了这个认知。


他愤愤地看着那张照片,满屏的转发都十分丧心病狂,比如“黄少太可爱了嫁我啊啊啊啊”“黄少只穿围裙没穿全套差评”“前面的醒醒如果黄少只穿了围裙那根本是大好评”和“求俱乐部出夜雨声烦主题的lo装我一定all十套full set一套自己穿一套供起来一套舔舔舔剩下七套给我家黄少的等身抱枕每天换一套”……


在这样那样不忍直视的评论中,数量势均力敌的“卧槽这个喻队帅得我双膝一软”“燕尾服的喻队啊啊啊啊感觉这是婚礼啊啊啊啊谢谢大家祝福我们要结婚了哈哈哈哈”“太绅士了太优雅了太温柔了各位好我恋爱了”对喻文州的称赞,对比就格外强烈。


喻文州是故意的吧!黄少天愤愤地想。


当然“喻黄快结婚”“这是执事喻和女仆黄的paro啊同志们同人搞起来”以及“诸位好这是我家CP今天份的糖不要羡慕我”等等评论,就被黄少天自动忽视了。


 


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黄少天不服,然而为了扳回面子,他还是压着心底疯狂的吐槽欲望,破天荒地在转发中,假装自己不屑地,非常沉着而淡定地只说了一句话:


“怎么,谁还不是小公主了来着?”


 


===


这段往事曾经是黄少天每提必炸的重大雷区,而此时此刻被喻文州用来调侃的黄少天,却没像以前一样叫嚷起来,只叨叨了几句就露出了笑。在这个房间里回忆起曾经身处蓝雨的趣事,连出糗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别闹别闹,”黄少天憋住笑,催促喻文州,“别想扯到我身上!队长赶紧老实交代,这个椅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种椅子是有魔力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坐到这张椅子上的人,无论别人问什么,都会乖乖说出真话,没法儿撒谎。”


我信了你的邪哦!黄少天忍着没翻白眼,不知道自家队长的水瓶脑脑又发散到哪儿去了:“什么嘛!队长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谁会相信呀!”


“是真的,不然我怎么会把它摆在这里呢。”喻文州说。


 


黄少天好笑,还想说点什么逼问两句,忽然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他拉过喻文州,将他摁到椅子里,好整以暇地问道:“这么说,这张神奇的‘真话椅’对队长也是起效的咯?来来来,我要测试一下!”


“嗯,”没想到喻文州竟十分配合地点点头,“少天问吧。”


 


“咳咳……”黄少天很想笑,又觉得有趣,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来稳住情绪,一板一眼地演了起来。


“你姓什么?”


“喻。”喻文州微笑。


“很好,那你说说……你觉得荣耀联盟里,哪支战队最厉害?”


“那自然是蓝雨。”喻文州淡定地答道。


“不错不错,”黄少天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背着手在跟前踱来踱去的模样不像测试椅子,反而像是在审问喻文州,他乐在其中,喻文州也没出声提醒。


“那你觉得,联盟里最厉害的人是谁呀?”


喻文州哂笑:“那自然是叶神……不过,叶神是客观答案,”他顿了顿,在黄少天投来的目光中微笑起来,极其自然地补充道,“如果问的是我觉得的话,那最厉害的当然是夜雨声烦操作者,蓝雨的王牌黄少天了。”


 


这个答案显然让黄少天很高兴,他哼哼了两声,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十分愉悦的模样。待注意到喻文州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也带着笑,便又假装严肃起来:“咳咳,戴高帽是没有用的!我问你,这个书房……不,这个房间,你弄成这样,目的是什么?”


“为了留住蓝雨给我的所有回忆。”


 


黄少天愣了,显然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在他这一瞬的茫然中,喻文州笑笑,接着说了下去。


“在蓝雨度过的岁月,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中,不,可能是包含未来所有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他缓缓地说,“虽然之后我们还会为蓝雨,为荣耀联盟效力一段时间,不算离开……但那些在赛场上并肩作战的日子,作为蓝雨战队的队员为了冠军而努力打拼的时光,那些我们共同度过的也许有遗憾但从未后悔过的夏天,都是一去不复返、无可取代的回忆。”


他说着,微微弯起眼眸:“这是虽然不能用这个房间困住,但是哪怕走进这个房间,看看旧物,就会让我重新捡起的、我想要保存一生的回忆。”


 


黄少天看着他,他也回望着黄少天,几声鸟鸣随着午后的阳光一道,透过白色的落地窗帘闯进这片只有他们的天地,宁静致远。黄少天顿了顿,再开口时不知不觉放低了声音:“那在蓝雨这么多的回忆中,最重要的又是什么呢?”


他甚至有点屏住了呼吸,而喻文州很快回应了他:“蓝雨很重要,但蓝雨中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黄少天了。”


黄少天笑了,不过跟刚才被喻文州故意夸赞时带的洋洋得意不同,这个答案反而让他觉得无比平静。


“这样吗?你真的这样想?”


“是的,”喻文州的目光一直没有从他身上挪开,“黄少天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信赖的搭档,是蓝雨无可取代的王牌……以及,你和我,我们作为‘剑与诅咒’共同经历的一切。”


喻文州温柔地眨了眨眼:“所以,蓝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


 


黄少天彻底没吱声了,他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知道喻文州这个人就是这样,有时就会忽然煽情一把,甚至用可以算得上款款深情的态度说一些让人没法招架的话,但这个回答,果然还是……怎么说呢,黄少天抓了抓头发,觉得自己的脸微微发烫。


这人好烦啊,黄少天这样想着,瞪了喻文州一眼,却发现窗帘透过的微光打在喻文州脸上,暖意融融。而他肤白眸黑,在宝蓝色公主椅的背景衬托下,显得格外沉静而优雅。


 


“这椅子还真是……”黄少天愣了愣,赶紧把溜到嘴边的“合适队长”咽了回去,生生扭转了话题,“咳咳,看来这椅子还真是挺灵的哈,都没在撒谎~”


喻文州笑了:“那是自然。”


“那……”黄少天拉长了尾音,“你到底为什么把它放在这个房间里啊?”


“大概是因为它的配色让我想起夜雨声烦吧,毕竟夜雨声烦可是我宝贵的蓝雨回忆的一部分,不是吗?”


“嗯?”黄少天挑了挑眉,显然不信。


“我确实经常脑补夜雨声烦坐在这个椅子上的样子,不过……虽然都是西欧玄幻风格,剑客那身盔甲确实和公主椅的风格不太搭。”喻文州面不改色地承认了。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不是又想说那套爱丽丝的洋装了!!不许说谎!!!”黄少天咆哮。


“没错呢,好像看少天穿一次full set坐在这个椅子上,一定很可爱哦。”


“喻文州——!!!!!”


 


那之后的一个月里,俩人确实过了一段异常颓废的宅男生活——每天中午从瑞士地毯上掀开毛巾被爬起来,为了不吵醒躺在边上的喻文州喻文州,只得揉着眼睛爬到电视边去关掉X-box的黄少天都在想,虽然就住在隔壁,但是自己这不着家的频率,感觉跟住在喻文州这儿也没什么区别了,可别到头来反而不习惯自己那边的房子才好。


结果这一句乌鸦嘴,一语成谶。八月下旬如火的骄阳里,喻文州收拾好行李响应总部的号召,飞到B市出差去了;九月初新赛季开始,黄少天作为蓝雨的技术指导,白日去蓝雨训练营上班,继续为蓝雨发光发热,晚上就回到了自己那边的住宅。


明明也是精心装修亲自挑选家具的房子,现下呆着总觉得哪里都不对,冷清清的静得耳鸣。黄少天打开电视,在客厅的沙发里怎么扭都不得劲儿,他对着家庭影院正播放的震耳欲聋的大片完全心不在焉,寻思着八成是一直待在对面喻文州那儿,打游戏也好,娱乐也好,无论什么都习惯了,自己家反而呆着别扭。


他不是个静得下的人,在家呆不住,就回父母那边住了几天,奈何老家离蓝雨俱乐部实在有点距离,在经历了好几天的早高峰噩梦后,黄少天又住回了新房。


 


辗转反侧了好一阵,窗外响起了细细的雨声,黄少天摁亮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来到后半夜。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庆幸着第二天是周末不用早起,寻思至此他一骨碌坐起身子,摁亮手机又确认了一下日期,总算松了口气。


明天喻文州就回来了。


想到喻文州,不知为何更加睡不着了。黄少天又在床上翻滚了一会儿,忽然决定不要勉强自己,既然喻文州第二天要回来,自己又睡不着,不如过他那边收拾收拾,权当欢迎他重回G市的怀抱。


 


其实收拾房子只是借口,黄少天纯属睡不着瞎溜达而已。他的备用钥匙喻文州那儿放着一把,喻文州家的钥匙他自然也是有的。除去之前串门方便,喻文州出差这一个月来,他隔三差五就会过来打打游戏,随手收拾放乱的东西也不费什么时间。虽然游戏机和电脑自己那边也有,配置档次同样不在话下,大概是习惯问题,总觉得在那边玩着不过瘾,还是喻文州家待着舒服。


但过来几次之后黄少天也失去了兴趣,好像待着待着跟自己家也没有很大区别,怎么喻文州出差之前,自己就能那么乐不思蜀呢。


 


黄少天倒在喻文州家客厅的地毯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忽然爬了起来,扭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的灯光很柔和,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显得分外宁静。黄少天一一看过柜子里的周边,与之相匹配的回忆渐渐涌来,仿佛有股巨大的满足感随之奔腾着,呼啸着,将他湮没。


他走到那张宝蓝色的公主椅前,椅子里还放着某年蓝雨发售的周边毛毯,旁边静静躺着喻文州在蓝雨时经常捧着的笔记手册。黄少天想象了一下喻文州盖着毛毯看着笔记回忆蓝雨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他学着喻文州的样子躺进椅子里,盖上毛毯,环视着这个喻文州的,独属于蓝雨的房间。


 


椅子很大,像宝座一样突出的部分将黄少天怀纳其中,带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安心感。黄少天缓缓呼吸了一下,打开笔记册,虽然不是没看过,但里面密密麻麻的字和战术分析图还是让他分外怀念。喻文州还记录了蓝雨各个队员相关的操作数据、性格特点,和众多日常的小事。黄少天翻到了属于自己的部分,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喻文州写了很多,巨细无遗,比其他队员明显要厚很多的纸张数量,黄少天看了很久很久。他看着看着就困了,迷迷糊糊地眨眼,忽然好像看到喻文州坐在跟前,将这些细腻无比的记录,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从一开始纯粹的摘记,到后来仿佛带着感情的诉说,十六岁相遇,十二年光阴,点点滴滴,融化成极其复杂又无比清澈的悸动,连同这个房间里的一切,犹如一片深蓝色的海,将黄少天扯了进去。


他陷在宝蓝色的温柔里,进入了深眠。


 


有人扯动他胸口上的毛毯,盖到了他的脖子上。黄少天茫然地眨了眨眼,慢慢醒了过来。


是喻文州。


 


窗外的雨还没停,房间里很暗,他好像比航班预计的时间要早到了,现在几点?黄少天脑子混混沌沌的,刚想说什么,就被喻文州竖到唇边的手指噤了声。


“嘘,少天,”喻文州声音很轻,“昨天最后的会取消了,我改了航班,现在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黄少天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微微阖上了眼睛。


喻文州没有走,可以感觉到他还一直坐在自己面前,黄少天很想同他说说话,可极度的困倦围绕着他,他用尽全力也只能维持一点神智的清明。


他感到喻文州的手覆上了自己的额头,轻轻滑过脸颊,仿佛带着叹息。


“少天,你不明白……”喻文州的声音也很低,黄少天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喻文州似乎笑了下,那嗓音仿佛带着满足的喟叹,让黄少天抑制不住地沉迷。


“我回到家,看到你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就这样睡着在椅子上,到底意味着什么……你不明白……”


“我……”


 


他的声音实在太轻了,黄少天听不清,仿佛一瞬间,就重新陷入了黑暗。


 


再醒来时已经天光大亮,黄少天伸了个懒腰,觉得这张椅子实在太太太太舒服了,喻文州平时大概很喜欢坐在这儿看书,真会享受。


正想着,喻文州推门走了进来,窗外雨已经停了,他脸上仿佛也带着阳光,明媚而温暖。


“少天醒了,我做好了午饭,出来吃吧?”


黄少天眨眨眼,没说话。


“怎么了?”喻文州笑看着他。


 


喻文州一个月没在,黄少天有一肚子废话想和他说,然而比起现在他马上就想确定的一件事来,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不声不响地抱着毯子,目光在喻文州脸上转来转去,似乎想找出一点儿蛛丝马迹来。


喻文州也没催他,静静等了一会儿,黄少天终于决定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就仿佛掐好时间一般开口了。


“少天记不记得,这张椅子是有魔力的?”


???这什么展开?黄少天一头雾水,但刚睡醒脑子还转不快,只能老实回答:“当然记得,真话椅嘛。”


喻文州点点头:“它是可以让你说出实话的,所以不要想着撒谎哦。”


黄少天好笑,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脑补,他忽然觉得喻文州好像有点紧张。


“队长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那你问吧。”


 


“嗯,”喻文州表情波澜不惊,语气更是平淡,“少天记得我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么?”


黄少天歪头想了想:“不记得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概凌晨6点到的吧…那没事了。”


 


喻文州看起来毫无异常,黄少天“哦”了一声,就要站起来随着去客厅吃饭了。忽然,他像想起来什么一般,又坐回了椅子上。


“等等,队长,你问完了……我有话要说。”


喻文州回过头,表情有些疑惑。


 


“那个,就是……其实我想问队长一个问题,不过吧你现在没在椅子上哈,所以就算你不回答我,或者你想编个什么别的回答来骗我,我也是没办法的……但哪怕是这样我也还是很想问…”黄少天斟酌了一会儿词句,抬头直视着喻文州的双眸,一字一顿地问道,“队长,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一瞬间,俩人都没有说话。


可黄少天忽然就松了口气。


是的,就是这样的眼神,迎着喻文州凝望的目光,黄少天轻轻笑了。


 


这样饱含着复杂情绪的眼神,掩藏在仿佛平静无波的目光里,无数次围绕在黄少天身边,他是那样熟悉。


在蓝雨也是。在这里也是。


在和喻文州相遇后的日子里,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每天都是。


而这感情的猛兽汹涌地破开伪装,咆哮着出现在黄少天面前的经历……只有一次。


那就是在昨晚,喻文州以为黄少天已经重回梦乡,却不知他微阖的双眼其实还保留着少许目视能力的时候……黄少天看见了这样的眼神。


 


喻文州轻叹口气,微微笑了起来。


而这次,是以善抓机会而闻名的黄少天先开口,截住了喻文州的话。


“我啊,可是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哦,虽然才刚发现,但我确定自己很早就抱有这样的感情了……唉队长你这椅子好烦啊,我想不说话都不行吗!”


他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洋溢起灿烂而狡黠的笑,熠熠生辉的双眸是喻文州最爱的模样。


“我喜欢喻文州,喜欢他好久好久啦,队长你说,喻文州他知道吗?”


 


-END-




退役生活十分没创意,我能想到的最喜欢的模式就是这样了~


我喜欢他们,想象他们的样子就会觉得幸福,能把我想象中的他们写出来,简直是幸福*100


所以希望看到我的文的你们,也能更加喜欢他们,能通过喜欢他们,获得幸福,勇气和希望

评论

热度(612)